发新话题
打印

[其他] 我通常在凌晨两点约炮

我通常在凌晨两点约炮

我用约炮软件有两三年了,只有通过约炮软件,才能在镇子里找到同类,或者去酒吧。但我几乎没什么同志朋友,能够一起约去酒吧的机会不多。

我的“基友”基本上只有两种,能睡与不能睡,要不就是相互没感觉,但偶尔能聊一聊,吃吃饭那种。我连直男朋友也没有几个,我不擅长和他们打交道。我从小就觉得和他们不一样,就养成了不和他们走近的习惯。

有一部分是我怕他们发现我的“不正常”。但现在还好,只是已经养成了那种习惯,也确实不知道和他们怎么社交,除了工作上。

我工作刚一年,做销售。平时工作挺有压力的,有业绩要冲。从我上班之后,就慢慢有了失眠的习惯,我是一个特别容易多想的人,一躺下就胡思乱想。现在除了周末,工作日我都是两三点才睡过去。

周日晚上是我失眠最严重的一天,次次都这样,一想到第二天的事情就根本睡不着。所以周日我基本就去各个炮友家睡,有人抱着我就踏实一些。我炮友有三个,不过最近有两个要准备结婚了。

我妈劝我要不换一份工作,我试过,一样的,只要上班我就精神压力大。

我一睡不着就想约炮,我不想自己打灰机。每天凌晨一两点打开约炮软件都还有人看我的档案,给我发消息。有一段时间,我每天夜里都出去面基,基本都是一两点。

目标很明确,就是释放。通常我去对方家,对方要是没有地方,我们就去江边、或对方的车里、公园、小树林这些地方。没地方就相互打灰机,相互口,射了就走回家,之后基本就不联系了。也有好几次跟有妇之夫在他们家的楼梯过道里,完事他回家,我自己走出小区,门口保安都看我怪怪的。

这些结了婚的基佬怪可怜的,面对着自己没有性趣的老婆天天演戏。但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吧,我也是如此。

我发现在深夜,我对炮友没什么要求,颜值也不大需要,只要器大活好就行。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,高中学生、厨师、蹬三轮的、公司老板、医生等等。发现原来大半夜不睡觉有这么多人。

在凌晨一两点也是最好约的时候,也不磨叽,大家都因为欲望而睡不着吧。

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是跟一个离异的男人。他是做印刷的,四十出头,有一个闺女。那天,也是凌晨一点多,他给我发了句:约么?我就回了句“现在?”他就让我去他家。那天我跑了一天,虽然还没睡,但身体还是累的,懒懒不想出去。他好像看出我在犹豫,就给我发了张他的鸡巴照,雄赳赳气昂昂的,他说有17厘米。

然后我就起床准备,在拉屎的时候,他加了我微信,还跟我视频了,他说被人骗了好几次,要视频验证一下。我心想,你长这样还有人骗你哦。然后跟我说他家具体位置,离我家有十来公里。

视频里,他看上去比较年轻,不像是四十来岁的人,但长的不是我的菜。后来,他让我别关视频,洗澡给他看。我就把手机放在洗漱台上,直播自己的洗澡,然后他那边“啪啪啪”拍自己硬挺挺的鸡巴,说自己等不及了,让我快点。

关了手机之后,我就蹑手蹑脚出门。我爸妈白天做生意,晚上基本很早就睡觉了,每次我溜出去他们都不会发现。但每次关门的那一刹那,我就会觉得对不起他们,感觉是在抛弃他们一样,有种内疚的感觉。

然后我就叫了辆车去他家了。那种内疚感很快就消逝了,在车上我满脑子想的是那件事。

到了他家,敲开门,他穿着黄色的内裤,鸡巴还是挺着的,把内裤撑开,内裤与肚皮之间有一条缝,内裤前面有一点点被前列腺液打湿了。他一关门我就把手伸了进去,很粗很烫,他就把我往下按,示意我给我口交。软件上认识的人基本都是这么猴急,大晚上更是这样直切主题。我就蹲下吃了起来,他流了很多前列腺液,吃起来腥腥的。

我们都像是充气娃娃,不带感情。

我吃蛮久的,大概有十来分钟。之后他拉起我的手臂要跟我接吻,我把脸扭过去,我不喜欢第一次跟人约炮就亲吻,做不到,总觉得对方会口臭,影响整个体验。

他把我拉到床边,把我按倒,跨上来坐在了我胸口,示意我继续。

感觉他是一个霸道的人。

但看在鸡巴的份上,我也是浑身是劲。

又是十来分钟,我的下巴都开始嘬酸了。

他从枕头底下拿出安全套,我一看都不知道是什么牌子,感觉从街边的安全套机上买的,我信不过,就从自己的裤袋里拿了个自己带的。有时候我也胡思乱想,怕对方会偷偷在安全套上扎个洞之类,所以安全套我都自备。

他确实是个霸道的人,长驱直入不带停顿,不问我感觉怎么样,虽然有点疼,但很快就被快感淹没了。

我把腿放在他的肩上,捏着他的屁股控制进程,这点他很聪明,会随着我揉捏的力度配合我。整个房间只有我呻吟和他啤酒肚撞击我的声音,我觉得好舒服。

那晚我被操射了,很少有这种情况。

他说很难约人出来,他确实长的不是同志的菜,人矮肚子又大,长得也不好看,说实话有点像潘长江。幸好上帝留了个窗,给了他一根大鸡巴。

到了第二轮的时候,快三点了,我都困没力气了,他还是精神满满,感觉我像是好不容易送上门的鸭子要榨干我一样。后来就趴在我后背磨蹭,想要无套进来,因为刚才被C开了,一捅就进来了。我当时就慌了就跳了起来说他怎么能这样,那时候我也全醒了。我起身赶紧跑去卫生间冲洗,心里很害怕,我有点恐艾。

我觉得如果我感染了,我爸妈应该也活不下去了吧,这个想法一直围绕着我。

他说没事,又没射,我跟他理论说前列腺液也有传染的风险,说得好像他就是一个感染者一样指责他。他过了一会儿拉着我的手坐下,开始抚摸我,但我已经没什么心情了。

他摸着摸着,就开始给我口,还把我的腿抬了上去吃我的菊花,当时就有一股电流在身体里串行一样,我又开始浪开了。

然后又是一顿high,但这次我声音比刚才大了,就放开了,就“干我,快干我”那种。然后就听见隔壁拍墙,“咚咚”声音特别大,感觉像是拿东西敲,然后就听见推窗户的声音:“你妈个逼,两个死变态,两个男人打炮声音这么大,恶心,你妈个逼,去看心理医生你个死变态,你妈个逼...”就一直骂。

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声音特别尖锐。我就看见他的脸一下就红通通了,鸡巴也软掉了,他小声说怎么办怎么办。我当时很气愤,想要推窗户跟她对骂,被他一把拉住,他说他见过这个女的,但不认识,说隔壁平时都没人的。

他特别慌,好像秘密被人揭发要被枪毙一样。他说他怕她找她女儿说这件事,然后开始怪我刚才为什么这么大声。

气氛就变了,我觉得很气愤,又觉得他很可怜。

我穿起衣服,准备走了,他扶着额头在那走来走去,等死刑一样。我说我先走了,他也没回应,然后我下楼。

那晚我走了一半的路程才遇到车,到家我都没睡意了,天也开始朦朦亮,我给主管发了条微信说我头疼,请假半天。

躺那的时候,我就把他的微信拉黑,约炮软件上也拉黑了。

第二天下午他微信又加我,问我怎么回事,我没有回应。

后来想了想,我把约炮软件也删了。感觉每次删掉都有种重新做人的感觉,但过了一段时间又会重装。删删装装都好几次了,十几次都有了。每次都是夜里一两点又给装上,然后重新开业,遇见一些傻逼又会删掉。我觉得我在上面浪费人生,但想到这就是我的人生,无聊至极的人生,没它可能更无聊,这是宿命吧。

现在感觉约炮越约越远,因为附近的人基本没什么好菜了,有时候我想约到100公里以外我就放弃了,一定会放弃,打车都打不起。


[ 本帖最后由 linux 于 2017-9-25 20:17 编辑 ]

TOP

用的那款约炮软件?

TOP

感觉不现实
有小小迷茫  只希望可以无拘无束

TOP

放纵后迷茫

TOP

~~哈哈~~
周围的都被你约完了吧~~
我就是我,幽香才色人生!Q:515233260

TOP

把他介绍给我吧。我喜欢人矮肚子大还翘屁股的0

TOP

发新话题